高职扩招200万:缓释劳动力就业压力 破解高技能人才短缺-中国灵异事件大全

发表时间:2020年06月05日 05:09:53内容来源:高职扩招200万:缓释劳动力就业压力 破解高技能人才短缺

来自:高职扩招200万:缓释劳动力就业压力 破解高技能人才短缺文章地址:http://finance.3dweijia.com/3471971/4417253.htm

高职扩招200万:缓释劳动力就业压力 破解高技能人才短缺

从更大的背景来看,高等职业教育在人才培养方面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官方数据显示,到2018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已提升至10.5年,但只是略长于九年义务教育的年限。

即便是已经进入高职院校的学生,也往往有“学历崇拜”情结。江苏一所高职院校学生李昕读的专业是商务英语,她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她的班上只有很少的同学想从高职院校直接毕业,其他人都在打算升本科。

李昕说,主要是希望减少学历的局限,以后就业能够跨过本科学历的门槛,获得更明朗的就业前景。

时任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王继平在2019年2月曾表示,职业教育肩负着传承技术技能、培养多样化人才的职能,对接市场需求、更大规模开展职业教育和培训,可以帮助学生掌握一技之长,实现更高质量、更充分的就业创业。

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招生就业处有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几乎没有高中生会选择上高职院校,退役军人的数量也比较有限,总体而言,北京算不上是一个高职生源大区。

原标题:高职扩招200万:缓释劳动力就业压力 破解高技能人才短缺

尤其是在适龄学生及家长当中,很多人仍然难以认可职业教育。有地方人社官员介绍,大城市中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家长,如果孩子学习成绩一般,宁愿送出国也不会“抹下面子”读高职。

如何挖掘这一潜力?胡卫建议,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可以放宽扩招户籍限制,为“四类人员”就近报考入学创造便利;加大对农民工、下岗失业人员的财政补贴,对职业技能突出者免除全部或部分学费;加强政策宣传力度等。

《2019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显示,高职教育对于扩大就业和促进学生发展的作用日益显现。高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持续稳定在92%,毕业三年后月收入增幅达到76.2%,毕业生本地就业率接近60%,到中小微企业等基层服务的比例保持在60%以上。

高职生的提升空间完成高职扩招,还需要破解大众对高职学历的成见。

哈工大(深圳)经管学院执行院长黄成的研究领域之一是人口经济学,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经济活跃时期,市场迅速分层,社会不只需要高端的人才,高职的学生也会有很好的出路。

但一位沿海地区高职院校老师向记者表示,在扩招的导向下,就读高职的门槛大幅降低,在今年的扩招过程中,尤其要避免为了完成任务“拉人头”,无序招生的现象。

“去年学校报到人数1500人,其中通过扩招来的仅32人,包括从中职、技校等升上来的学生以及退役军人。”他说。

“过去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庞大的人口资源,现在给青年劳动力提供好的教育和培训,他们才会不断创造新的生产力。”他说。

高职扩招200万:缓释劳动力就业压力 破解高技能人才短缺

今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明确提出今明两年高职扩招200万的任务。

他说,职业教育发展好了,能够为学生提供多样化的成长成才路径,并有效分流高考升学的压力,避免“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现象。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教师邓志旺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传统的应届生生源相对不够用,扩招的关键是在社会人员中挖掘潜力。

上述负责人说,职业教育其实已经自成体系,本身就有中专、大专和本科,高职升本科基本是偏应用型的本科专业。学生追求更高的学历,很大程度上也是在追求技能的提升。

读高职的社会人员很多是在岗的,有的虽然可以安排周末上课,但并非所有的用人单位能够保证两天的周末休息时间,这种情况下,就需要用人单位给予配合,比如保留工作岗位。

一些高职毕业生在工作之后选择继续进修。根据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就业质量报告披露的情况,该校2018届已就业的毕业生中,一年后的月收入为5592元。其中,有83%的毕业生有意愿提升学历,其中47%的毕业生正在进行学历提升。

邓志旺说,读高职的社会人员很多是在岗的,有的虽然可以安排周末上课,但并非所有的用人单位能够保证两天的周末休息时间,这种情况下,就需要用人单位给予配合,比如保留工作岗位。很多企业一方面希望员工参加培训,但又会担心员工提高了技能,却很快离职了,导致企业没有意愿让员工去学习。

扩招方向“精准对接”放在今年的形势下来看,高职扩招客观上将缓解部分就业压力。有高职院校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预测,今年可能吸纳下岗职工的数量会更多一些。

为了拓展招生渠道,这位负责人介绍,今年他所在的学校正在和一些大型企业联系,主要面向技术工人招生,在不打破正常工作节奏的前提下,定制教学时间、地点和方式,比如利用周末时间上课,以此来吸引他们就读。

在促进个体就业之外,在中国人口红利逐渐消退的背景下,大规模的高职扩招,以及今明两年职业技能培训3500万人次以上的计划,有助于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的问题,释放人才红利,这对于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将是一种支撑性的战略举措。

高职扩招的招生群体与去年差别不大。据报道,2019年,除了应届中职、普通高中毕业生之外,“非传统生源”约52万人,占总扩招人数的近一半。

上述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招生就业处有关负责人则向记者解释,继续升学倒也称不上是“刚需”,而且升本科的比例受到限制,很多高职学生还是会以就业为导向。

“在北京,高职毕业生就业基本没什么问题。从毕业后的起薪来看,高职学生和本科生起薪差不多,但相比之下,的确存在后劲不太足的情况,薪资可能会逐渐拉开差距。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希望学历再晋升一点,就是希望把这个后劲补上。”他说。

不过,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中华职业教育社副主任胡卫在调研中发现了一些招生过程中的问题,包括不同地区、学校、专业招生冷热不均;一些农民工、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新型职业农民等由于年龄偏大,且部分已婚,出于机会成本和费用支出等考量,整体报考意愿不高。

“劳动者素质提高了,将来无论在哪里工作,都会增加对整个社会的贡献。所以企业无法承担成本的时候,由国家承担,比如有员工去读高职,国家可以考虑给予企业相应的补贴弥补误工损失。”邓志旺说。

200万生源来自哪里?教育部5月29日召开的党组扩大会指出,抓好职业教育。继续面向高中毕业生、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新型职业农民等群体扩招,面向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培养新兴领域相关专业人才,打通校企合作、东西协作、就业联动等体制机制。

另一方面,让提升劳动者素质这一目标落到实处,还需要让接受高职教育的人能够真正学有所用。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去年全国共有高职(专科)院校1423所,专科招生人数约为483.6万。在此基础上,如果每年扩招100万人,就意味着2020年扩招幅度为20.68%,2021年扩招幅度为17.14%。

在北京市日前举行的职业教育工作推进会上,北京市教委主任刘宇辉介绍,就北京而言,职业教育的扩招方向讲究“精准对接”。比如按照北京产业发展需要和空间结构布局,结合首都人才需求,优化职业院校布局;紧贴需求,面向在校生、在职职工、家政从业人员、保育员等群体开展有针对性和实用性的职业培训等。

高职院校如何“接得住”,又能否“消化得了”?扩招是否为了缓解疫情影响下的短期就业压力?从长远来看,高职院校扩招是否将成为常态?这对于提升中国劳动者素质,将起到多大的作用?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教师邓志旺向记者表示,总体来看,中国劳动人口的素质仍不算高,高职扩招能够让更多人有机会享受到高等职业教育,提升劳动者素质。